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要闻新闻 > 湘行游记:岩门古堡

湘行游记:岩门古堡

2020-09-16 15:52 来源:魅力重庆生活圈-重庆本土

正在鲜活

到达浦市时,已经很晚。在孤寂路灯的照耀下,不知穿行了几条阴冷的巷道,才终于找到了一家旅馆。旅馆就在大堤边,凉风从幽暗的沅江上吹拂过来,清爽的让人有些惊讶。看不见雁阵,也听不到涛声,我依偎在古镇的怀抱,沉甜睡去。

早上是被过江的人惊起的。对岸的人来及早市,背着茄子、缸豆、冬瓜、南瓜,他们要爬上高高的江堤,一面喘着粗气,一面还高声谈论着田地里的桑麻。惊醒的我本想顺势去看沅江日出的,却下起了秋雨,淅淅沥沥,江面雾蒙蒙,古镇湿漉漉。槐柳成荫雨洗尘,古镇雨中周游,当是最佳意境,但只一会儿,雨就没了,清亮亮的石板巷道,瞬间又变得干巴巴的了。勃发的兴致被掐断,我决议脱离古镇,到岩门古堡去。

一条新修的大道绕浦市城而过,听说是湘西旅游的重点线路,可以一直通达凤凰城。立秋已经由去了泰半月,秋色也徐徐浓郁了起来。包谷叶子已经枯死,包谷棒子已经堆在了农家的堂屋。谷子泛黄,一湾一坝,金灿灿的耀人眼目。有的田丘业已收割,废弃的稻草纷纷扬扬地铺在田里——种田犁土用的都是铁牛,这稻草自然就成了沤田的肥料。金黄的田坝里,偶然有一处两处水面,田田的荷叶在风的推动下东摇西晃。今年雨水多,荷花开得似乎特别少,几株莲蓬硕果仅存,自得地高举着。一只鱼狗,攀上了这样的高枝,雕塑般地注视着水面,等候着某一条倒霉的鱼。

在路标的指引下,一座城堡的轮廓终于横亘在了眼前。红色的泥墙和灰色的砖墙,在天间切出一条蜿蜒的线,杨树、柳树、樟树的绿,在大红和铁灰的配景上抢眼醒目。一条溪水从城堡前悠悠绕过,许是刚下雨的缘故,污浊的溪水带着土壤的红色。一群明白鹅在溪水中时而追逐、时而嬉戏、时而又昂昂地曲项向天歌。一男一女两其中年人,各占一隅,在樟树的浓阴下浆洗衣物。天空有点阴霾,阳光断断续续地洒落,几位老人就在时明时暗的寨门前,坐在长条椅上摆龙门阵。泸溪话古音甚多,非当地人是难以听懂的,他们说些什么,我全然不知,但从他们眉开眼笑的神态可以断定,他们所说的故事,一定很是丰满有趣。

一桥凌溪,但桥的容貌简陋粗拙,薄薄的一层水泥板,直杠杠地铺已往,且没有护栏。看阵势,以前应是没有桥的,城堡中人收支,就是十几级跳岩。桥是新砌河堤之后新修的,设若就近掘山上的红石头,架上一座拱桥,这就和岸边的杨柳、陈旧的城墙和古朴的寨门搭成了绝配,就此一景,说不定就会迷翻几多人!

更多新闻

上一篇:“一县一品”泸溪玻璃椒

下一篇:宜兴:草莓种植正其时

相关新闻